启东老白酒
        
启东老白酒
[ 作者:管理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889 ]

 

        老白酒,本是用上好的大米酿造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被悄悄地易了姓:剔去“米”字,冠上一个“老”字。“老白酒”也许是一种昵称吧,无怪乎启东人叫起“老白酒”来,是那么亲切,有时索性叫它“老酒”,严若我们彼此称呼“老乡”一样富有感情。
  民间素有“十家三酒店”之说,说明启东酒店、酒坊之多,由于酿酒比较方便:将淘净的大米蒸得熟而不烂,晾得热而不烫,拌上酒药,封缸保温,经过十来天的发酵破水(即加入适量的水),便成了。因而,只要有几口缸,几百斤的大米作垫本,就可以办酒坊。有的干脆“前店后坊”,前面备些熟菜摆上些桌凳,就是酒店;后搁几口大缸,便是酒坊。随酿随卖,现买现喝,终成启东一景。
  两熟人见面,必温上两斤老白酒,一碟花生米、咸鱼干,再来一盘炒菜,边喝边聊,天南海北,海阔 天空,情借酒力,无话不谈;而劳作之余,一人自斟自饮,到也别有一番风味,一碗热乎乎的老白酒下肚,顷刻间似枯苗逢甘露,全身舒展,倦意顿消。再一碗下肚,犹如干土润喜雨,浑身上下酥酥的、软软的,脚下发轻,身子飘飘然,什么烦恼、忧愁、名利皆如过眼云烟,只剩下一个纯真的“我”。
  启东人喝酒,不象北方人那样用酒盅,而是一律用碗,喝一碗少说也有半斤,有的酒席干脆用大碗一干就是斤把,到不是说启东人能喝酒,最主要是老白酒没有白酒那么烈,那么辣,但后劲不小,加上甜滋滋的好上口,因而容易叫人不知不觉中喝醉。启东人喝酒,也不象北方人那样行令划拳、轮流大战,以大醉为极乐。而是讲幽默、说故事、猜谜语、对诗连句为媒,论赏论罚,适可而止,情浓而兼文雅。 
 
 

  • 上一篇文章: 启海方言
  • 下一篇文章: 吕四庙会
  • 发表评论】【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