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概况
委员风采
文艺之心,政协之情

从2006年当选启东市文艺界政协委员开始,我先后调动了三个单位,不变的是我对政协的感情。

我是一位业余作家,观察生活、记录生活是我赖以生存的基本技能。而政协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工作职责,延伸了我的观察视野,提升了我的思想深度和精神高度,使我的作品“来自一线、表现在一线”,并具有普遍意义,使这些作品具有长时间存在的意义。

从群众关切出发,让每一份提案都能成为撬动事业发展的杠杆。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始终关心启东的文艺事业。启东成陆时间不长,设立县治更短,但没有绵长的历史,不能成为没有文化、没有文艺创作实绩的理由。在这沸腾的时代,发掘和培养文艺人才,是推动文学和艺术发展的关键。2009年我递交了题为《关于建议设立启东市文学艺术奖的提案》。随即我调入文联,我自己的提案便摆到我自己的办公桌上。对这个提案,最完美的答复是草拟评奖条例。经过一年努力,参考了苏州、吴江、无锡、宁波、海安、如皋、泰州等地的评奖条例,2010年底,条例基本成型。经过多次修订完善,《启东市文学艺术奖评奖条例》终于在2013年颁布实施,当年,按此条例评定了启东市首届文学艺术奖。很多艺术家表示,这个奖励评奖规范广,奖励力度大,极大地提高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积极性。2018年,再次修订并颁布了《启东市文学艺术奖评奖条例》,不仅加大奖励力度,还做到量化、细化、明确化和准确化。

2017年政协会议期间,同为政协委员的施惠新老师提及,宁波对新晋中国作协会员一次性奖励5万元。我认为,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此后,由他向政协递交建议对启东市文艺人才进行奖励的提案,由我牵头组织提案答复并草拟相应的扶持奖励条例。正好遇到国家、省、南通市都出台了相应的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文件。启东市即于2018年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强启东市宣传文化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方案》(启办发〔2018〕50号)和《启东市宣传文化人才扶持奖励细则》(启委宣〔2018〕30号)文件,对新加入国家级协会的艺术家给予一次性奖励,对已取得国家级协会资格的艺术家每年予以考核,拨付创作扶持款,对取得省“333”、市“226”拔尖人才称号的文艺家也给予扶持。政策出台后,当年就有8名启东市文艺家加入国家级协会。实施五年来,共新增了15名国家级会员,五年新增占全市建国以来尚健在的35名国家级会员的42.9%。

这些年,我每年递交2-5个政协提案,值得一提的如《关于五层以上多层楼房安装电梯的提案》《关于加强火车站、汽车站出租车交通运输秩序的建议》《关于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共享覆盖面的建议》等等。每一件提案,都为推动相应问题的解决、相关工作的开展,尽了一份绵薄之力。

政协工作调研和提案调研,促使在发现问题的同时,更容易发现生活的闪光点。2020年疫情期间,我根据调研中收集的素材创作了一部4万字的中篇小说《镜面上的尘埃》发表于《山东文学》;2021年我再次深入建筑行业,创作了3万字的中篇小说《夜色也曾温柔》发表于《当代》,被多家选刊转载;2022年我表现吕四渔民“见死必救”精神的中篇小说《老大的海》发表于《小说月报》原创版,再次被《中篇小说选刊》转载并获得电影界的关注。这些作品,均在业内产生良好的影响。可以这么说,这些年来,每一部在业界产生良好影响,受到评论家和读者高度肯定的文学作品,都跟我的政协政协履职有关。一句话,政协这个平台,不仅提高了我本职工作的质量和水平,而且增加了我的发现生活和表现生活的深度和高度。


作品一览 

图片
图片


作者简介 

图片

      李新勇,启东市第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届政协委员。中国作协会员、江苏省作协全委会委员。出版长篇小说《风乐桃花》《黑瓦寨的孩子》、小说集《某年某月某一天》《何人归来仍少年》、散文集《马蹄上的歌谣》《穿草鞋的风》等。在《当代》《上海文学》《花城》《北京文学》等刊物发表小说散文400余万字,部分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刊物转载。先后获得过《小说选刊》国土小说奖、徐霞客旅游散文奖、梁斌文学奖和南通市第三四五六七届政府文学艺术奖及南通市第五六七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2009年被南通市文联授予“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2019年被南通市委宣传部授予首批“南通市文艺家工作室”称号。